2014年3月11日 星期二

你說幹你娘,所以你別來做我朋友

要往後寫下去之前,先說這個標題本身就很糟糕,因為它正示範了一種讓語言變偽善的方式。首先大家都知道「幹你娘」是粗俗的、污辱人的;然後再學術一點,女性主義會分析出「幹你娘」背後有種性別上的霸權宰制:因為這當中暗藏著「跟你媽做愛=當你老子=佔你便宜」的父權概念,明顯地「跟你爸做愛」就不會有佔便宜的殺傷力。這麼糟糕的詞語如果你非要講不可,那就得包給它一個不得不講的語境,把這個詞變成一個客觀的存在而不是我主觀想說出的意見,像本文標題就是「引述」一個假想的第二人說了這句話,那是「他」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於是,我可以在這裡公然把髒話寫在標題討論一下了。

最近台灣公民運動蜂起,不過很不幸公民運動本身象徵一種「進步」與「自覺」。所以常常可以聽到一些偉大的號召語,例如「公民站起來了!」最具代表性的1985聯盟大概是這波公民參與者最好的象徵,他們在純淨的白色背景之中把眼開了,訴求不藍不綠、理性和平的參與及監督公共議題。在這種背景之下,「髒」東西對很多認同這種形態運動的人來說,是不入眼的。

政黨很髒不要碰,在野黨走開,不要來收割。

你上台歧視同志,你髒髒。道歉,或者滾蛋。

前者有人談過了,我現在來談後者。說實話我很難找到好的理由來反對社運之中要對任何歧視深切檢討這個要求。尤其同志這幾年在社運中真是模範生,無役不與而且不分議題。政治正確的支持者一句話「你這樣子還需要盟友嗎」在功利角度先將你一軍;接下來再說「我們做這個社運就是有ooxx崇高目標的,你歧視就傷害這種目標」再從邏輯悖反上抽你一鞭。

在理字上都站得住腳,不過就是有道理到我很想吐點口水在上頭,或著抹點屎上去。我對那種乾淨訴求直覺上的不舒服,是因為這種乾淨的訴求把社會運動太單一化,突顯出進步派的社運份子比政客還可怖的一面。政客當然有馬英九式的天龍不沾鍋,但好歹有草根性的地方派系在平衡,社運圈有點本事的發言者都是飽讀經綸,至少在媒體上寫長篇大論罵人這種事,不學無術者還做不來。而他們所受到的訓練讓他們對各種語言上的政治正確相當敏感,並且堅持。當表演以一種樸素而帶有歧視的調侃意味出現時,台下觀眾在這種「低俗笑話」中爽了,這些人眉頭就擰了。

擰了還不夠,口誅筆伐、要求道歉,砲口對內的同時也振振有辭的說,不能因為立場相同就任他亂講,我們要的是價值不是選邊站!講真的也是很難反駁。

我真的不難想像有一天,他們協助抗議的人上了台之後,滿腔的心酸對著麥克風就是「幹你娘,馬英九」的時候,這種進步的反思馬上會發現這句話污辱女性、強化性別刻板、不注重結構只針對個人,種種的錯誤讓進步份子們大搖其頭的模樣。而我不禁想問:幹你娘,這是誰的場子?

時時記住「公民運動」裡的「公民」,只要有法律上取得的政治權利,並且主動而獨立參與政治就算數了。這當中並沒有任何性別、族群或者階級觀念進步的意味。每個人在每個議題上站的位置並不那麼相同,而要求支持這個議題的這一方就得在哪個議題中到達那一方,這最終跟「你是男人就應該穿男性裝扮」一樣,掉進了一種二元式的思維裡。

我不是要說我們完全無需去推動語言上的進步性,因為語言是一種思考工具,改善語言才可以改善思考的結構。但是,我們必須從別的地方努力,使上台的人自然而然不想那樣發言;而不是打開砲火攻擊,使發言者在沒有所謂「敏感度」的時候就不敢暢所欲言。我們如果知道運動需要盟友,就該知道當大眾沒法一口氣進步那麼快的時候,對於一些低俗但是大家愛看的梗形成政治壓力,使表演者不敢運用時,這個公民運動就不是公民運動,只是某種進步知識份子才玩得起來的街頭沙龍而已了。

別那麼怕髒,不然乾脆在學院裡玩思想工程,不要發神經來指導公民運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