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7日 星期五

藏詞/藏頭/嵌字 傻傻分不清楚


上圖是「飲冰室茶集」徵詩活動中出現的一個作品,乍看之下是正常的情詩,但左上到右下對角線藏了「英久(九)你這個水母腦」的諷馬句,而民視當然不放過這個機會做了一則新聞。這則新聞其實滿無聊的,不過倒是有個國文問題需要釐清。

民視新聞找來補教名師楊墨解詩,他說這種在詩裡按某規則讀會藏有另一個句子的修辭叫「藏詞」,這是錯的。



修辭學上「藏詞」的定義是:「要用的詞已見於熟悉的成語或俗語中,便把本詞藏了,只講成語俗語中另一部分以代替本詞」(引自黃慶萱《修辭學》,三民書局)。白話一點就是「話只說一半,另一半大家都知道」。比方說「我己屆而立」,什麼是「而立」?原來是《論語》裡有「三十而立」一句,因為《論語》這個典故很多人知道,就算不知道國文老師也會強迫你知道,所以可以把「三十」兩字省掉。

由定義跟例子可以知道,水母腦詩跟藏詞一點關係都沒有。

楊墨想說的可能是「藏頭」,藏頭跟水母腦詩有一點接近,但不完全正確。所為藏頭顧名思義,所藏的句子一定要在頭。例如蘇東坡有個傳說,說他在潤州時,太守許仲塗找了兩名官妓鄭容、高瑩給東坡接風(現在看起來挺像招待喝花酒的),二妓有從良之意,央東坡幫她們求情,東坡便作〈減字木蘭花〉一詞,全詞曰:

「鄭莊好客,容我樓前先墜續,落筆生風,籍籍聲名不負公。 高山白早,瑩骨冰肌那解老?從此南徐,良夜清風月滿湖。」

上下兩片,每句頭一個字合起來是:「鄭容落籍,高瑩從良」,許仲塗一看就明白其意了。

水母腦一詩的字不是嵌在句首,而是要歪著讀。這種不叫「藏頭」,也不能叫「藏尾」或「藏腰」,叫做「藏對角線」又感覺太沒學問了。實際上不管藏哪裡,這種都是屬「嵌字」,就是「故意把特定字嵌入句中」(黃慶萱)。這種修辭在對聯最常見,廟宇的對聯都很喜歡把宮廟名字嵌在上下聯的頭字,有興趣的人可以找些比較有歷史的宮廟看看。

楊墨老師也是補教名師,可能一下子閃神吧?吃芝麻沒有不掉燒餅的對吧?(對你個頭啦,明明就是「吃燒餅不掉毒澱粉芝麻」)

2 則留言:

  1. 這篇真是好文XDDDDD 你真厲害!!!!! (而且速度好快

    回覆刪除
  2. 哈哈哈哈,這樣也可以扯毒澱粉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