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

你不懂《春秋》跟《史記》

今年的二二八,是三一九學運之後第一個二二八,氛圍果然有所丕變,對蔣介石的批判漫天漫地。不過正反相生,在此時節也有「歷史流言終結者」的社團出來爭取他們心中的「撥亂反正」、「力挽狂瀾」,打算用史料來證明「蔣介石是二二八兇手」是謠言,為蔣洗白。歷史不算我的專業,所以我不打算在這裡討論,但是我的專業是中文,一件有趣的事情就算是我的本行了。

歷史流言終結者臉書的社團頁面,乍看之下有著濃濃的中國情懷,因為上頭掛了「通古今之變」語當封面照、以及「春秋」當大頭照。但是說實在,他們對歷史的看法完全背離了《史記》及《春秋》啊!

《春秋》:「晉趙盾弒其君夷皋」,《史記》:「君子譏盾『為正卿,亡不出境,反不討賊』,故太史書曰『趙盾弑其君』。」

《史記》是這麼說這段故事的。趙盾是春秋晉國的大夫,晉靈公時為政不當,趙盾勸諫無效;有一次靈公吃到沒熟的熊掌,一怒之下叫人把廚師拖出去砍了。這事被趙盾看到,於是靈公想殺人滅口,趙盾只好出逃。結果還沒逃出國境,趙氏一族出了一個趙穿起兵叛亂,把靈公砍了,另立成公。趙盾於是回來主持政局。

這個故事到這裡就只是故事,但是晉國出了一個史官叫董狐,在史書上寫「趙盾殺了他的國君」,這在當時根本是人格謀殺!趙盾氣得找董狐叫他解釋,董先生居然說「你是晉國的重臣,逃亡沒出國境,回來又不追究殺人者的責任,這不叫殺國君,那什麼叫殺國君!」這個說法孔子大力認同,因為根據《春秋》義法,褒一個人會寫他的貴族頭銜,貶一個人會寫他全名。「晉趙盾弒其君夷皋」表示孔子不但在字面上也認定趙盾是殺人兇手,而且還給了個道德負評。

比起蔣介石之於二二八,趙盾可100%證明無辜,因為人是趙穿殺的;可是當趙盾有權追究此事而不追究時,就被當成主謀。董狐這麼寫,孔子同意,太史公幫他解釋,幾百年後的文天祥還說天地的正氣「在晉董狐筆」。而反觀二二八,就算完全按歷史流言終結者所言,蔣介石沒有下令殺人,他事後卻升了陳儀的官、授勳給彭孟緝,那按照「通古今之變」跟《春秋》的看法,叫他殺人兇手也還是天經地義。

我只能說,歷史流言終結者不要再把這兩張圖放社團頭上了,把一個你們完全不認同的史觀掛在那裡,都不會精神分裂嗎?

18 則留言:

  1. 生活不需要那麼多的刪留言

    回覆刪除
  2. 你歷史程度有問題,你已經先定調柯遠芬、彭孟緝、陳儀是壞人了,這就和318大腸花之亂後,文青假掰把江宜樺、方仰寧定調為壞人是完全同樣的荒謬。

    228事件其間,暴民企圖攻打高雄要塞、水上機場、基隆要塞,所謂的「政府強力鎮壓」和「傷亡慘重」,就是發生在這3個地方,也就是說,守軍完全是正當防衛而已

    彭孟緝就是高雄要塞負責人,柯遠芬就是基隆要塞負責人,他們守自己的要塞,把暴民打退,何錯之有?

    回覆刪除
    回覆
    1. 趙穿殺了殘暴的國君,是壞人嗎?這故事跟人壞不壞有關係嗎?

      刪除
    2. 比較完整來看,春秋也不認同靈公,所以不是寫「晉趙盾弒其君晉公」,而是「晉趙盾弒其君夷皋」。寫全名不寫頭銜為重貶,文中已經寫很明白。

      然而孔子很明顯認為靈公無道,也不可以自行起兵叛亂。這個價值觀對不對我們不論,至少當然一個價值觀(君臣義法)涉及方法的評價時,即使目的是做好事(殺了無道君王),在這種史觀中仍要為不當的方法而被批判。

      殺到無辜的人命是不對的,即使彭、柯真的是平亂,平亂過程中未能妥善處理而殺到無辜,在春秋或史記的觀點裡,仍然可以為這個方法的不當被批判;而未追究這個方法不當的蔣介石,在這個觀點裡也有同等責任。

      刪除
    3. 第一,我的最強歷史專業是希臘史和神話圖騰研究,壓根不是中國史,他講我中國史只是看Wayne 管理員放的圖,那等於所有歷史流言終結者專業都要是中國史嗎?

      第二,當年文言文組成太簡單,沒辦法表示太複雜的意思,書籍保存又麻煩,所以只能用一句話定罪這種講法記載.
      現在白話文可以表現多複雜和確實的描述,我一向講[國軍有在228殺人,但是引來軍隊鎮壓的皇民所做之暴行,而且殺暴行皇民是對的].
      我可以表現這麼複雜又精確的描述,還需要開歷史倒車回去那只能用一句話表示國家大事的時代?

      刪除
    4. 董狐是因為趙盾沒有遵守君臣之禮而說趙盾弒君,孔夫子同意的是這點,而非同意趙盾就是殺人兇手。
      今天彭、陳二人是抵抗攻打部隊的暴徒,守的正是[禮],最後雖然有些無辜百姓也因之死亡、可說不完全符合[仁],這種情形下,作為直屬長官的蔣、怎可因為部下守[禮]而被連帶認定為凶手?
      這人不只邏輯有問題,還讀死書。應該閉嘴不談春秋大義的、反而是他!
      並且正如所說,他是先訂了彭、陳、柯的罪,再找靶子套上去!
      而且證據就是顯示蔣要求不得濫殺,他又提不出蔣確實要求趁機滅除台籍菁英的證據。討論不從證據上去講,卻一廂情願的用一些比喻式且毫無關聯的詭辯來辯駁(不是有篇拿漢末來比擬的文章,其實也是這類岳飛打張飛、關公戰包公的無稽文章),不愧是文青。
      他還不如直接說,不管你們怎麼說,他心中就是認定蔣介石是殘殺1100萬人、等同希特勒的惡魔!

      刪除
    5. 呃,貼留言時最好能選一下名字,不用實名,但是都匿名很難回。

      還有我不知道為什麼留言一直被Google預設成垃圾留言 orz

      1.先講一下這文跟你專精什麼史的關係不大,跟管理員會不會弄粉絲牆的關係比較大。很明顯的,「歷史留言終結者」的觀點並不符合經營布置出來的符號。

      2.我沒有訂彭陳柯的罪,甚至我可以對二二八的歷史完全採用歷史留言終結者的觀點,用的越貼切,那兩張圖越顯得尷尬。畢竟正如前面留言所說的,那是文言文年代的史觀,太老了。

      刪除
    6. 我想重要不是你不懂歷史,而是壓根不懂[通古今之變]的下一句是什麼.

      這跟晉董狐筆寫國史是完全無關的,叫"成一家之言",意思就是歷史流言終結者完全是一個民間歷史研究者機構,壓根無關任何政府官方.

      你把董狐的節操當成中國史官所有人都必被的節操我很感動,但這關那個[通古今之變]的圖片何事?而且你連[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都不清楚,真的是中文系?以下可是中文系教授自己講的話:

      ----------------------
      學生之機 蕭蕭/作家、明道大學中文系教授

        「究天人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鏗鏗鏘鏘三句話,綜合了哲學家、史學家、文學家的雄心大志。這是我在輔大中文系讀書時,刻刻縈繞在耳邊,畢業半世紀,時時迴旋在心頭的三句話。

        錚錚鐵骨,豪情萬丈,略歷風霜,尚未古邁的我的學弟林明進,年近耳順之年才開始筆順,以教人家「創意與整合」、「理解與分析」寫作法的那枝筆,開始分析、理解自己三十四年的教學生涯,開始整合自己六十年的文化創意,出版屬於他自己的文學心靈的著作《學生》,我相信他心頭迴旋的也會是這三句話,因為我在快讀這本《學生》時,不時從書中縈繞而出,在我心頭震盪的就是這三句話。
      --------------------

      當然你是不用功的中文系也就算了,不過你不用功,看到別人文字也不查詢其含意,就扯到XX精神一定是這個組織的精神支柱,然後完全無視原句含意..........這是你壓根不先思考就發言才造成的想法吧.

      刪除
    7. 有些地方太歪了我不知道怎麼回應,比方說我不知道我哪裡表達了董狐的做法所有中國史家要必備了。

      btw,想要表現自己觀點的獨立性,有很多素材可以用,可是用了《史記》太史公語就難免把這背後的文化包袱一并背負起來。放掉董狐不談,司馬遷為了成一家之言,他也做過完全悖離歷史流言終結者的事:捏造歷史。

      當然,中文系的教育會說那是「合理的史家想像」,不過事實上就是沒有史料或考證不精也亂寫。

      我並不認為歷史流言終結者們會覺得這樣的成一家之言非常好,所以只好說《史記》這三句不管你想要哪句,真的都不要亂用。因為中國這派史觀一向是強調意識形態可以替代史實的。

      刪除
    8. 對不起,司馬遷史學界給的評語,頂多只是文飾其言,特別重於描寫幾個傳奇人物,把史書搞的有點像小說手筆.

      請問司馬遷假造歷史的學術證據在哪?請舉證!!!

      我相信你也有做過中文系的學術訓練,沒有任何專書或學術研究,就請收回這句話,有幾分證據說幾分話,你做不到嗎?還是因為你一開始就做不到,才會大言不慚完全搞錯歷史流言終結者用的匾額意義?

      刪除
    9. 史記的造假,在於用「歷史的想像」來替史記瞎掰出一堆「密謀」或者「私下對話」,而後世研究者為了不損其丰采,大多以歷史的精彩度為其開脫,像這篇:http://nccur.lib.nccu.edu.tw/bitstream/140.119/39026/2/91200602.pdf
      --
      《史記‧項羽本紀》當中說:
      秦始皇帝游會稽,渡浙江,梁與籍俱觀。籍曰:「彼可取而代之也!」梁
      掩其口,曰:「毋妄言,族矣!」

      這段項梁與項籍兩人之間極為私密的談話司馬遷當然不可能在現場,更遑論會有人在旁將之以文字紀錄、流傳下來。那麼太史公從何得知?這就是作者在充分了解項羽其人行事風格及性格之後,為了塑造項羽這個人物的形象,於是揣摩想像其心理,寫下如此生動的片段,對於項羽的個性可謂刻畫的入木三分。
      --
      不是擺明了講對話全是司馬遷自己掰出來的?甚至有沒有這一幕場景都非常難說。

      像「易水送別」這種要暗殺人還招搖的橋段,也是離譜至極的。

      以司馬遷的時代而論,他對歷史考據的認知有其限制,以體諒的立場,他的「造假」我們可以不視為道德問題。不過現代史學,仍然可以拋開這種時代限制的。

      刪除
    10. 「彼可取而代之也!」這段話,項家的人都知道,包括跟劉邦很好的項伯,而且項羽成大事爬上諸侯上將軍後,這段話或更違反常情的話,項羽也沒有特別顧忌不講,如「富貴不歸故鄉,如衣繡夜行,誰知之者。」.

      而且劉邦和項羽是當過結拜兄弟的阿,,項羽的性格又不是凡事藏心不敢言大事者,劉邦和項羽關系好時把酒言歡,依項羽個性反而不可能沒講這句話.

      司馬遷對項羽的描寫除基於史料外,口述歷史最重要的對像可能就是漢武帝劉徹,除非你能證明劉邦和項羽之間沒談過這種話,項羽成事後嘴也封的緊緊不講年少輕狂,不然你這種推斷完全經不起反論,更別說考證.

      而且史記裡最驚人的,還不是項羽輕狂的話,是司馬遷看過張良傳世畫像後,震驚到張良長相像女人!!!
      [《史記·留侯世家》提到『夫運籌策帷幄之中,決勝千里外,吾不如子房。』]這段也是描寫活靈活現,難道也是假的?

      司馬遷因為是國家籍史官,他有許多一般史官不可能接觸到史料來源,這是他寫作時為何題材能那麼豐富的原因.但是因為題材豐富,未經考證就說他描述活靈活現的部份都是假事,你首先就犯了研究不嚴謹這件事.

      刪除
  3. 跟你禮貌討論你還刪留言?

    沒度量公開講話,就不要想用公眾平台批評別人嘛,更何況人家已經打你臉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說明一下,Google平臺把一則留言列為垃圾留言,會丟在後臺等格主審核。通常不是廣告的話,我都會再放出來。

      我向來沒在怕戰的,頂多就是發文章後不會時時回來看而已。

      刪除

  4. 孔子為魯攝相,朝七日而誅少正卯。門人進問曰∶「夫少正卯,魯之聞人也,夫子為政而始誅之,得無失乎?」孔子曰∶「居。吾語女其故。人有惡者五,而盜竊不與焉:一曰心達而險,二曰行辟而堅,三曰言偽而辯,四曰記醜而博,五曰順非而澤。此五者有一於人,則不得免於君子之誅,而少正卯兼有之。故居處足以聚徒成群,言談足以飾邪營眾,強足以反是獨立,此小人之桀雄也,不可不誅也。是以湯誅尹諧,文王誅潘止,周公誅管叔,太公誅華仕,管仲誅付里乙,子產誅鄧析、史付,此七子者,皆異世同心,不可不誅也。」

    回覆刪除
  5. 歷史上留下的是董狐曲筆的紀錄,所以把他曲筆的原由都記錄下來了。不然只要單單留下趙盾弒其君就好。如果趙盾是一個弒君陰謀者,表示其權力夠大會如底下的崔杼一樣

    《左傳·襄公二十五年》
    大史書曰:「崔杼弒其君。」崔子殺之。其弟嗣書而死者,二人。其弟又書,乃舍之。南史氏聞大史盡死,執簡以往。聞既書矣,乃還。

    趙盾至少要殺三個董狐吧。而不是摸摸鼻子回去。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