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關於野草莓

從今年11月 6日開始的野草莓學運,我不但一直予以觀注,同時也實際花了心力與時間,到廣場上去與學生真真實實的坐在一起。無論是剛轉戰中正紀念堂(對不起,我還是很討厭叫它名不符實的「自由廣場」)的天真期待,還是期中考週那濕冷、寒凍的天氣,亦或是遍地開花時首度會師的鬥志高昂、野莓開唱時音樂人的強烈吶喊,這些事情我都坐在台下,當一個充人頭的小小觀眾。把自己變成學運舞台上,最毫不起眼,但是依然存在的配角。

12/7,跟著公民朋友的隊伍,在未經合法申請的道路上緩緩前進。聽著兩旁公民大聲叫罵著對警察的憤恨,甚至違背學生的訴求,自動將總統、院長「道歉」的訴求改為「下台」。綠營支持者將這個活動當成對馬英九、國民黨不滿的宣洩管道,讓對陸政策思考上其實較認同藍營的我頗為尷尬。事實上也不只這一次,過去野草莓的同學們在面對靜坐的態度、處理民眾的物資捐贈、還有和民間團體及樂團的溝通上,都時時出現我認為未嚴格自律的地方。然而,我依舊在網路的戰場上挺身為他們辯護,因為他同學們稚嫩、天真的行動裡,我還是看到這個活動努力純淨自己的決心。

我曾經認為,過去那個溫良恭儉讓,明明常常出包說出自己保守心事,卻為了形象要對左派分子友善的馬英九,至少會給個無關痛癢,而且過去市長任內他早就已經說習慣的道歉。然而令人憤怒的是,權力真的使人腐化、換位子真的使人換腦袋,現在的馬總統對比過去的馬市長,連個東閃西躲的道歉都吝於出口。我認為當初我投下的那一票應該效力作廢,我選的是個願意道歉、願意表現謙卑(即使是假冒)的政客,不是陳水扁式、永不認錯的惡霸。現在的馬英九已經與高級惡霸無異,他與陳水扁的差別只剩下一個把錢藏到海外,另一個把錢丟到水裡而已。

希望野草莓教會越來越多的人懂得憤怒,無論是治國無能、貪腐有餘的錢朝政府,還是大話滿天、笑話滿天的小丑政府,人民沒有理由不火大。


4 則留言:

  1. 所謂的『野草莓學運』只玩了三十天就玩完了。丟盡這一代大學生的臉。從今天起 野草莓==孬種。

    回覆刪除
  2. 所謂的『野草莓學運』只玩了三十天就玩完了。丟盡這一代大學生的臉。從今天起 野草莓==孬種。

    回覆刪除
  3. 野草莓現在看來真的只是個笑話,句號。

    回覆刪除
  4. 2017年12月17日16:14 元毓FB:

    學生運動,歷來幾乎都只是政客之間的鬥爭所利用的手段。而所謂具備理想的學生,姑且不論其理想本質往往只是昧於現實、不知世事的胡說八道,其結果通常只是懊悔與災難。
    歷史可考的1895年康有為、梁啟超搞的「公車上書」,已有歷史學者懷疑,當年康有為根本只是假借此學生運動累積自己的政治資本與終南捷徑,事實上康有為很可能根本沒上書。
    再看看五四運動、紅衛兵、六四天安門事件,乃至於台灣從野百合以來的學運,到最近的太陽花,都只是一群自以為高人一等的傻蛋被賣了還幫忙數鈔票。
    而本blog從2008年開始批判野草莓學運以來,始終秉持同一個看法:如果我們對真實世界都不理解,那任何改革理想都只是放屁,任何年輕熱血與衝動都不過是被老政客利用的砲灰。
    想想那個rocker自居,鼓吹別人護照貼自慰性台灣國貼紙、自己卻孬種不敢貼,要台灣獨立、自己卻逃避兵役,現在領立委薪水、爽吹冷氣的咖洨。
    更重要的是,永遠不要相信革命可以帶來任何進步。社會真正的進步,永遠是生存競爭壓力下自然演化、擠壓出來的。

    回覆刪除